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故事 >

恐怖故事之夜笛-鬼故事(2)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2-05-14 16:39 浏览:


    第三章 黑昼
    我在夜里醒过来几次,虽然感觉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但每次醒来都发现天还黑着,战争期间难得有充足的时间休息,所以即使醒过来我也没有起身的打算。不知道这样昏昏沉沉挨了多久,终于有人叫我们起来了,但是情形和以往不太一样。
    “快点,都给老子起来!”喊话的人不是冷将军,所以大家都纷纷表示不满。
    “你以为你是谁啊,冷将军都没叫我们起来,你算老几?”我听见外面有人骂骂咧咧道。
    “就是啊,这大半夜的,你赶着上奈何桥啊!”有人附和道。
    “你们……你们没发现吗?”刚才喊话的声音突然变得发起抖来,“我们都睡了多久了,天怎么到现在都不亮!”
    “咦……”我感觉到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好像所有人都从地上爬起来了。我自己也伸出双手,却还是一根手指都看不见。不对!就算今夜乌云密布没有一点儿星光,黑夜也不会如此漫长和如此彻底。
    难道……那就只有一种解释,我们都看不见了……难道我们瞎了?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我这样想,我相信屋外的兄弟们也都是这样想,因为外面的人很快就骚乱起来。
    “老天爷,我真的什么都看不见啦!”
    “二哥!二哥你在吗?我看不见你了!”

    “老子怎么变成瞎子了!谁能告诉我老子怎么瞎了!”
    “报应啊!遭报应啦!我早就说过不该杀那么多人!”
    “放屁!”
    我有生以来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巨大的恐惧,突然之间全军一千人都瞎了双眼,处在黑暗之中的我连动都不敢动。我突然哭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听着外面的人群像没头的苍蝇一样胡乱叫骂,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有人找到了随军的军医,但军医和所有人一样,此刻也成了一个睁眼瞎,大家仿佛失去了最后一根顶梁柱,所有人都号哭开了。
    茫州城已经焚城而亡,没有一点儿多余的粮食,我们每次打仗最多只带十天的口粮,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被活活饿死。
    所有人在喊累了之后都瘫坐不动了,我们似乎没有多少生的希望了。因为攻城的任务不重,所以上面并没有派援军来接应我们,茫州城一灭亡,周边的百姓肯定也纷纷逃走了。这就意味着,我们不仅陷在一座空城里,而且周围也没有人能接济我们,我们全军都成了盲瞎之人,就只能在茫州城里自生自灭了。

    我哭干了眼泪,就蹲坐在墙角,因为什么都看不见,索性也就闭上了眼睛。我忽然想到:“茫州城,茫州城,现在已经是盲人的城池。”
    半夜时分,我又一次被蒙蒙细雨滴醒。然而这一次,当我下意识地抹掉脸上的流水时,竟然发现我看见了自己的双手!
    没错,就是我的双手,虽然在微弱的月光下显得很脏,但无比真实。
    我发出一声惊呼,那些被我吵醒的人也很快发现自己又恢复了视觉。随着被叫醒的人越来越多,人群里的欢呼声也就越高,每个人都惊喜于自己又能重见天日了。看着暗淡的月光,我们发现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等我们都欢喜够了,有人提出我们最好连夜离开这里,因为现在的茫州城真的很邪门。
    这个说法说动了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虽然我们是一支屠戮殆尽的军队,但杀人和逼人自杀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整座城的人都自焚而亡。这需要多大的求死意志,死后又会产生多大的怨念。这都是我们不敢想象的,再加上我们一进城就变成了瞎子,如果说不是遭了报应,很难有别的解释,因为即使被敌人下毒,也不可能会发生每个人都中毒的情况,何况我们的干粮和用水都是自带的。
    “不行,现在还不能走。”军医突然站出来说道,每个人都诧异地望向他。
    军医不知什么时候站了出来,说道:“我们所中的毒是前所未见的,我也不能保证毒药是不是已经失效,如果我们余毒未清就贸然出城,路上如果再次发作会非常危险。”听军医这样说,加上我们也都很担心城外会有明军埋伏,众人只好商议等到天黑再说,于是所有人又回到原地继续休息。


    第四章 阴魂不散
    虽然在夜幕降临之后我又恢复了视觉,但我依然很害怕。我总是忍不住想象茫州城的百姓在焚城的时候到底是怎样一番场景,熊熊的火焰吞噬着每一个人的身体,他们的皮肤会不会被烧得噼啪作响,就像烈火干柴那样?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每个人就那样狰狞着,忍受残酷的剧痛而不发出任何声音,就是为了所谓的骨气?
    我越想就会越害怕,回想着白天的时候全军都失明的事情,心里不禁打起鼓来。
    “我说,我们逼明军集体自焚,现在该不会是现世报吧。”我听到睡在墙外的人小声地交头接耳。
    “别瞎说,世上哪有鬼,你看见啦?”另一个人骂道。
    “可是我老是觉得眼前有人影转来转去的,你说是不是……”
    “给我闭嘴!军医都说了,这是中毒,你小子不会出现幻觉了吧?”
    我突然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因为我也一直看见眼前有人的影子,但我以为是因为内心太过恐惧所以产生的幻觉。我极力克制自己不去注意那些影子,视线总是刻意落在某个实物上,比如一块破砖烂瓦,比如雨水积成的水洼。但是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很难不注意那些影影绰绰的人影,因为它们开始变得越来越真实、越来越具体,好像眼前真的有个人似的。
    我越来越害怕,于是我紧闭着眼睛想努力睡着。
    但我几乎不敢入睡,但我假装睡得很安稳。所有人都假装睡得很安稳,没人说话。
    夜空里又传来那熟悉的笛声。但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心中过于恐惧,我竟然从笛声中听出了一丝诡异的感觉,不再似之前那般哀绝婉转,反而在空灵中生出了一种恐怖的意味,好像在暗示我这里有不可思议的可怕事情将要发生。
    不知道躺在地上假装睡了多久,感觉天应该快亮了。我忽然意识到,为什么所有人对于听见笛声这件事都没有感觉到好奇,对于一个被军队屠城的地方,有人还活着难道会没人好奇吗?更重要的是,吹笛子的人就不怕被我们发现吗?

    正当我在后知后觉着,听见外面的人群又开始骚乱起来。
    起初我没有听清楚他们在嚷什么,但是我一睁眼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外面的人也一定是。我们又盲了。
    “军医!军医在哪里!”有人惶恐地叫嚷道。
    “天啦,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这是中毒了!”
    听着他们的哀号,我忽然想到恐惧是没有用的,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在天亮之际又瞎了双眼,但我知道我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我不断在脑海中想象晴天的画面,因为这样我就没那么害怕了。所有人除了哀号和咒骂都别无他法,天亮就可以离城的想法就此破灭了。
    尽管军医极力地安抚大家,说这不过是中毒的症状,总会有办法解救的,可我们分明从军医的口中听出了荒唐之感……
    接下来的几天才是噩运的真正开始,我们总结出了这样一个规律。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天亮的时候我们就会变成盲人,太阳落山之后我们才能看见东西,但却是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原本被堆在一起的焦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些游游荡荡的东西。它们看起来像是游魂,如果试图用马刀去触碰他们,会发现刀子能穿过他们的身体,仿佛穿过云雾一般。虽然它们似乎不会伤害我们,但我们每个人都害怕到了极点,一到晚上我们就聚集在一起,每个人都不敢乱动。

    我们的干粮越来越少,加上眼前的情景如此诡异,有些兄弟终于开始崩溃了。在第四天晚上,一个小头领集结了一些人,趁着冷将军去解手的时候带着人悄悄离开了营地。冷将军回来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叹了一口气。隔天晚上我们在离城门不远的地方看见了他们的尸体。整整两百人被堆成了小山,没人敢过去探个究竟。军营里纷纷传言,我们是不能离开茫州城的,因为被焚城的茫州百姓要我们在这里赔命。
    第五天天亮的时候,又有一些人准备逃走。他们说那些孤魂野鬼只会在晚上的时候索命,白天是出不来的,所以又集结了一队人,一路摸索着离开了。但是到了傍晚我们恢复视觉的时候却发现,在离城门不远的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尸体堆成的小山又变高了,我们大概数了一下人数,白天至少离开了三百名士兵,现在都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而是一出城就死在了那里。就这样,我们这支军队已经有一半人死在了城外。
    我们剩下的人越来越惊恐不安,队伍中已经有些人出现精神失常的症状,他们挥舞着马刀对着空气中的游魂砍去。他们当然什么都砍不到,最终只会砍到自己的兄弟。
    我们的干粮已经吃尽了。
    听说在明初的时候国家曾经闹灾荒,那时候的百姓颗粒无收,官府也没有余粮,但还是有些穷人活了下来,后来就有了“易子而食”的典故。因为对自己的孩子不忍下手,于是拿自己的孩子和别人的孩子互相交换,然后烹煮着吃掉。而现在,我们也沦落到了丧失人伦的地步。包括我在内的剩下的一百多人都不敢睡觉,因为现在在我们残存下来的这些人中已经形成了一个规则,那就是如果有谁睡着了,就默认为他已经放弃了活着的权利。然后就会有人趁他熟睡的时候将其杀掉生食。
    就这样,每一天都会有人发疯,每一天都会有人被吃掉。
    有一天白天的时候,又有一个人被杀了。好像看不见的杀戮就会显得比较仁慈一般,最近几次自相残杀的事都发生在了白天。可我依然觉得实在残忍,我连同族都不忍杀害,更何况是自己军中的兄弟。于是我拿着马刀往山上的方向摸去,就算死我也要饿死在山上,宁可被野兽分食也不想被自己人吃掉。

关键词: 鬼故 之夜 故事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