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故事 >

《柏林记忆》读书笔记及心得感悟2000字-故事大全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2-07-16 10:07 浏览:

《柏林記憶》讀書筆記及心得感悟2000字

蜜絲·瓦西裡奇科夫出生於白俄貴族傢庭,十月革命後隨父母離開俄國,成長之際相繼輾轉於立陶宛、法國、德國。具備良好的教養、掌握多國語言為她以後的人生之路開拓瞭多種可能,當然她大概沒料想到日後會在如花歲月進入德國納粹的陣營。

1940年1月3日(星期日),蜜絲·瓦西裡奇科夫和二姐塔蒂阿娜一同前往柏林,隨身攜帶一臺留聲機和11件行李。蜜絲的日記便開始於這個時候。二戰已經開始,德國納粹的勢頭正強悍凌厲。蜜絲和二姐初抵柏林便焦慮於求職掙薪,戰爭與革命讓舊式貴族們從雲端跌落塵埃,昔日住城堡莊園,著華衣美服的貴族姑娘們必須開始為一日三餐、棲身之地而憂心忡忡。戰初,姑娘們仍熱衷舞會派對,拮據的日子裡仍不忘添置新衣口紅,不忘美發妝容。彼時她們尚不知道前方等待著她們的將是哀鴻遍野式的毀滅。

蜜絲和二姐先後進入德國納粹外交部,作為一個流亡德國的白俄貴族後裔,蜜絲的傢族原本有著廣泛而高端的朋友圈,從王公貴族到政商界要人,但,二戰開始後這些人的命運陡然劇變,書中不時可以看到流落海外一貧如洗的貴族母女、從炮火中隻身逃出隻剩一身衣服的王子、產業被征流離鄉間的爵爺夫人。

蜜絲1940年的日記裡還隻有對物質匱乏的困窘、對未來出入的迷茫。1941年的日記裡甚至出現瞭蜜絲親自參加的“霍亨索倫傢族瑪利亞-阿德根德公主與巴伐利亞康斯坦丁王子成婚大典”。蜜絲詳細記錄瞭婚禮大典的整個過程,彼時轟炸已經開始,這段經歷投放到戰爭背景上猶如一段沉入黑暗前的回光返照。衣香鬢影、觥籌交錯,美好時光曇花一現,幾乎引發人們能短暫地入安境、遁亂世的錯覺。

1943年開始的日記裡便是一幕幕狂轟濫炸的修羅場。柏林像塊地毯,被一波波炸彈或熨燙、或震穿,蜜絲和她的朋友們在炮火中、廢墟間與上帝賭生死。讀書筆記youze.cc蜜絲是幸運的,能一次次從殘垣斷壁、焦墟瓦礫中爬出來、活下去,間隙中還要去她深惡痛絕的外交部“狗耕田”。日記中真實記錄的柏林轟炸從紙上讀來仍令人膽戰心驚,故親歷的幸存者們必然都是餘生難忘。1944年,蜜絲逃至維也納成為一名戰地護士,大轟炸緊接而至,音樂之都在密集的炸彈中創傷累累,這時候“死亡”都是一件奢侈之事,因為棺材已經用盡,轟炸陣列下的人們要麼奪路逃命、要麼魂飛魄散。

最為神奇的是,蜜絲在柏林期間於無意中結識瞭一批“七月密謀”者。這些人大部分是納粹軍政界的要人,包括時任柏林警察局局長長的海爾多夫(蜜絲差點成瞭他的秘書)、蜜絲的閨蜜羅瑪莉·舍恩貝格、蜜絲的同事兼好友亞當·特羅特、蜜絲的摯友戈特弗裡德·卑斯麥。

“七月密謀”是一次企圖刺殺阿道夫·希特勒而發動政變的行動。於1944年7月20日由一班德國國防軍軍官和另外一些人展開行動。密謀失敗後,相關人員被處決。

雖然蜜絲至死都沒有真正透露她在該事件中的參與深度,但各方面推測“她對此計劃知道的遠比她說出來的多。”和德國人考慮將刺殺希特勒後對德國未來的瞻前顧後不同,作為外國人的蜜絲在日記中明確表態:第一步就是要趕緊殺瞭這個瘋子,後面的事情再做考慮。

刺殺希特勒的密謀、柏林轟炸、維也納轟炸------這些今人隔空看來仍充滿驚悚的場景,對於親歷者蜜絲而言則全是一場場夢魘。蜜絲的日記為我們提供瞭一個不一樣的角度,讓我們得以接近更真實的二戰德國、更多元地瞭解二戰時期的德國人,也能一睹戰爭歲月、極端情景裡形形色色的人與人性。

蜜絲個人文化素養較高,所以這本穿越1940~1945的日記內容質量上佳,敘事客觀真摯、

  79、有些事一轉身就一輩子。

敘述典雅流暢,全然沒有拉拉雜雜的絮絮叨叨、沒有沉湎個人不幸的哼哼唧唧、更沒有年輕女性的傷春悲秋。通過日記,我看到瞭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知識女性在喧囂混沌中能令自己保有一顆清醒、理智、明辨是非的頭腦。不是沒有過沮喪,也曾倦怠至奔潰,但再度爬起來時就又充滿瞭希望和力量。

最令我感動的是,在戰時,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扶持,以及蜜絲和她的親友之間於患難中的幫襯互助。就如敬一丹所說:“在同樣的情景之下,在同樣的角色關系裡,人是可以選擇的,可以選擇冷、可以選擇暖、可以選擇善、也可以選擇惡。”

這是本計劃外的讀物,當初大概是湊單買的。原是作為艱澀讀物後的調劑品打開的,我以為日記類型讀起來會輕松些,卻發現此書一打開必須得一口氣讀到完。一是因為書中很多很多很多的(數目未具體統計)地名、人名讓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尤其裡面一些東歐舊族的姓名,長長一串可不好記,加之1941年起日記裡的轟炸陸續登場,一場場空襲令我翻書頁的節奏也不斷跟著加快,仿佛自己身後被炸彈追著似的。和“炮彈”賽跑、和冗長繁復的人名賽跑,“跑著跑著”,我一溜兒跑到瞭最後一頁。

蜜絲熬過瞭二戰地獄般的歲月。

1946年1月28日,在奧地利的一所天主教的教堂內,一位從蘇聯逃出的俄國神父站立於聖壇前,東正教徒的新娘蜜絲·瓦西裡奇科夫和身著美軍制服的駐巴伐利亞美國軍事政府上尉彼得·哈恩登相挽而入。賓客中,身著法軍制服的佈羅斯伯爵上尉、擔任過德國軍官的保羅·梅特涅和漢斯·赫爾瓦斯三人輪流握住一頂極重的皇冠,放在新人頭上。“每個人都強烈感覺到這場儀式的重要意義,它結合瞭來自四個不同國傢的人,而這四個國傢不久之前才在一場慘烈大戰中浴血交戰。”(——漢斯·赫爾瓦斯)。讀到這裡令人頓時心生安慰,記錄下這本厚厚日記的美麗、聰慧的俄國姑娘——蜜絲·瓦西裡奇科夫·哈恩登有瞭一個美滿的歸宿與結局。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