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说 >

我在民国看风水[甜宠]_ 30.驱鬼记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0-12-28 07:19 浏览:
    翌日一早,王沉庚就早早地到陆宅去报道了。

    “沉庚来得可真早, 还带了吃食?”

    陆母有点惊讶, 苏福斋的水煎包可谓一笼难求, 必须得天蒙蒙亮就去排队, 那才能侥幸买到。

    “曼汝那丫头还睡着, 我这就去叫她。”

    陆母这几日天天看见王沉庚早接晚送的哪里还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禁笑弯了嘴。

    这感情之事但凡有一方上足了心,那这八字就起码有了一撇,再想添一撇也比以前简单的多了。

    王沉庚把手上的纸包交给丫鬟, 吩咐她们去温上。

    “伯母不用, 让她多睡会儿吧, 我在这等会儿就好了。”

    话罢,王沉庚坐到沙发上, 依旧是一副挺胸抬头, 器宇轩昂的模样。

    “那怎么可以……”

    陆母私心里自然也不想叫醒自己闺女, 不过是不想让她失礼罢了,现在听王沉庚这么一说, 心里就更加对他越发满意起来。

    陆母打消了叫醒女儿的念头后,吩咐丫鬟上了两杯茶, 索性坐在沙发上开始作陪。

    “哎,我们陆家子嗣不易,如今就只剩下这唯一一个掌中宝, 心尖肉。我这丫头被她爹爹从小就宠坏了, 脾气也有些娇纵任性。”

    “还请伯母放心, 汝汝嫁进我王家后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以后的日子我会代替陆伯父陆伯母继续照顾她,宠爱她。”

    “还请陆伯母放心。”

    王沉庚目光温柔地看向楼上陆曼汝住的那间卧室,一番话说得无比坚定。

    “…………”

    两人谈了近一个小时后,楼上才传出动静。

    陆母在这一个小时里发挥了她作为陆司长贤内助的最佳工作能力,将套话和敲打做到了极致。

    “将来曼汝能嫁给你,是她的福气。”

    “只有把她交到你手上,我和她爹爹也才能真的放心。”

    如今王沉庚对她闺女这般上心,她可不就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嘛。

    “行了,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你们今天出去好好玩。”

    陆母笑着看了眼楼上,和王沉庚打了招呼后转身去了后院。

    有她这个大家长在,两个小情侣还怎么能放得开,她可得给他们留足独处的时间培养感情,毕竟还有五个月就要结婚了啊……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陆曼汝才从楼梯上施施然地走下来。

    “不是说要去临海阁吃海鲜吗?”

    事实上,陆曼汝一醒来就感觉到了王沉庚的气息,现下她和王沉庚经常相处早已不需要依靠阳鱼就能辨别他的气息。

    “吃海鲜是中午的事,上午就不能也约你了?”

    王沉庚敏感地从陆曼汝娇憨的语气里琢磨出了她的未尽之意,她这是嫌他来得太早,打扰了她的清闲呢。

    “上午我想带你去个地方,上回儿的酬金还没给你不是?”

    “……那宝马也没给呢。”

    许是最近和王沉庚混得太熟,她一时间早已把酬金之事忘到九霄云外,现在他一提她才想起。

    “是是是,到时一并给你。”

    “嗯。”

    陆曼汝满意地点了点头。

    “快坐下来吃早餐吧。”

    王沉庚上前拉起陆曼汝的座椅,替她布好桌。

    “多吃点,我们去的地方有点远,到时路上肚子饿了可找不着吃的。”

    陆曼汝夹起王沉庚夹过来的水煎包咬了一口,汤鲜肉美,不由地舔了舔唇。

    “唐嫂的手艺越发好了。”

    “这可不是唐嫂的手艺,这是苏福斋的水煎包,你要是爱吃下回儿我再接着给你带。”

    王沉庚笑吟吟地看着陆曼汝,果然得到了令他满意的答案。

    “那就谢谢你了。”

    经过这么多天的美食攻略,陆曼汝自然也有点感觉到了,只不过这种方式她确实喜欢,又看在他一片真心上才没有拆穿。

    就好比今天,定是想用美食诱惑她出门爽了齐自清的约。

    其实她都明白,王沉庚的这些招也算是明招了,算不得讨厌,她也就索性看在那些美味,以及他的那张俊颜面上多多纵容他一二了。

    俊美的小儿郎总是有独属于自己的一份骄矜的,一山还不容二虎呢,王沉庚和齐自清之间相互看不顺眼那可再正常不过了……

    怎么说,王沉庚都是她陆曼汝的未婚夫,她的人她自然得护着。

    王沉庚不知陆曼汝的这些内心戏,要是知道了也不知是该哭该笑,或是哭笑不得了。

    “咦,金元宝呢?”

    陆曼汝还是见餐厅内太过安静才终于想起那个过分聒噪的人物来。

    “他在楼上呢。”

    王沉庚应到。

    “真懒。”

    陆曼汝撇撇嘴,吐槽道。

    “……嗯。”

    事实上,在王沉庚刚到陆宅时,金元宝正坐在餐桌旁吃早餐,直到陆母找他谈话,他才识趣地回了楼上。

    可谁让他也长得好看呢,那自然是能抹黑一点就抹黑一点咯。

    奉行将一切对手都掐死在摇篮里的王沉庚义正言辞地说道。

    “简直不像话。”

    待陆曼汝吃过早餐,再一番梳妆打扮后再出门时已经快要到九点了,王沉庚开上车就带着陆曼汝朝北郊而去。

    北郊要比南郊开阔得多,还靠着山,每回到了春季,总有络绎不绝地人会到这儿来踏青。

    陆曼汝看着一路略显眼熟的景象,疑惑地看向王沉庚。

    “现在已快到六月,浮山的花该败了吧。”

    “山花却已败了大半。”

    王沉庚侧过头来看着陆曼汝浅浅笑道。

    “不过,我今天并不是带你来看花的。”

    “哦?”

    “我早些年认识了一位朋友,他是做养犬生意的。”

    王沉庚昨日去王父书房时无意间看到了半年前陆曼汝的画作。

    王父见他格外关注那副画后,除了极度地夸赞了陆曼汝的画艺外,话里话外还向他炫耀起这副画是他如何斗智斗勇从陆父手中抢来的全过程。

    一米长的画卷上被画了一只卷毛狗,那只狗笔触精致,立意精巧,被画主人画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能将一活物画至如此,除了高超的画技外就得是真心的喜爱了。

    后来他一打听,果然之前陆曼汝养了条白色的狮子狗,可惜前不久老死了,陆曼汝为此还很是伤心……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出。

    他昨晚就已经根据他又从王父那顺走的画卷比对,通知陈格致备下几条犬供汝汝挑选。

    “你是要送我狗吗?”

    陆曼汝怔愣后,高兴起来。

    当初她还尚且年幼时就被师父,兄长带着隐居山林了。

    山林里实在太过静谧,也太过无趣,除了练功,她的大半时光都是伴着鸟啼声伏案打瞌睡。

    或许是师父和兄长觉得她的生活太过孤单就从山林里给她捕了条野狗养着,至今想起来她有些觉得,那可能不是野狗是野狼也说不准。

    车子在山路间一路颠簸,终于在临近十二点的时候到了地方。

    这里的房子不算新,但场地却很大,破旧的房屋围在一块儿圈起了一个很大的院落。

    王沉庚停好车后拉着陆曼汝敲开了陈家大门。

    来开门的是陈家的老管家陈伯,往常看见他就笑呵呵的陈伯这回儿见了他竟是反常地没有露出一丝笑意反倒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王局长来了,快进来吧。”

    陈伯叹了口气后,掩上院门带着两人往里走。

    “您吩咐少年留的狗都在东舍,我带您和这位小姐过去挑选。”

    “慢着,陈格致人呢?”

    王沉庚皱了皱眉,今天的陈家很不对劲。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局长救命啊,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少爷的命啊!”

    许是王沉庚生起气来的声音格外威严,被主子嘱咐过不必多说的陈伯还是没忍住一五一十地把昨天至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王沉庚。

    原来,昨夜也不知怎么着,陈格致的儿子突然半夜发起高烧来,到了后半夜情况又陡然加重,竟开始说起呓语来,好不容易今早小少爷醒了过来,谁知竟是变成了个痴儿,还开始模仿多位陈家祖先的说话动作来。

    这一下可算是彻彻底底地把陈家人给吓傻了,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劲,一大早就去一连请了这上海滩出名的好几位玄学大师来驱鬼。

    现如今已经过了大半天,但那些玄学大师还依旧聚在卧房内替陈家小少爷驱鬼呢,陈格致自然是没有功夫更没有心情来陪王沉庚选狗了。

    了解了事情真相后,王沉庚眼巴巴地看向陆曼汝,他可不会驱鬼,不过她的这位未婚妻可是很有一手,不得不说,王沉庚是在南郊小院里被陆曼汝的那一手立生门给彻彻底底地折服了。

    “陈天宝是个特别伶俐的小孩,因着没娘的原因便只能和陈格致相依为命,所以从小就特别懂事……”

    “行了,走吧。”

    陆曼汝暗自挑了挑眉,明白了王沉庚的用意,不过她也确实对那位陈家小少爷很感兴趣就是了,不过是撞邪而已,看样子撞得还是自家老祖宗,按理来讲不该难驱才是。

    “啊?”

    “不是想要我救他吗,还不快带路?”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