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说 >

宋北云_ 180、10月13日 晴 过者之患,不知而自以为知。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1-02-10 12:11 浏览:
    啊,酸梅汤真好喝啊。

    宋北云躺在树荫下的矮床上,身边放着巧云的弄得酸梅汤,味道纯正小火慢熬,汁纯味美,喝了就让人忘记烦恼不想工作。

    “你整天就是躺在这里什么也不干。”

    听到左柔的数落,宋北云慵懒的翻了个身子,将一根芦苇吸管插入酸梅汤的罐子里,吸的滋滋作响。

    “巧云姐!你管管他啊,都懒成了癞皮狗。”左柔用手中的带子抽着宋北云的屁股:“你起来呀!”

    能起来那就不是宋北云了,他顺手将左柔睡午觉的小毯子盖在身上,闷头就开始睡起了午觉。

    巧云从屋里端来衣服一边晾晒一边笑道:“小姐,你就由得他懒散一些吧,这几日又没什么事可干,再者说了他什么时候是个勤快人了。”

    “那也不能占我的椅子。”

    正在左柔想要飞扑上去抢夺椅子时,左芳从外头快步的走了进来,往石凳上一坐,将旁边温在那的酸梅汤一口闷下:“娘的,麻烦了麻烦了。”

    宋北云从毯子里探出头:“干什么了?”

    “那帮狗书生,他们给金国使团下战书了。”左芳一拍石凳子:“牵头的正是我阿姊那个男人。”

    “好好说话!”左柔当场翻脸:“怕不是皮痒了。”

    左柔对弟弟的威慑力是巨大的,毕竟左芳才是真正的体弱多病手无缚鸡之力,姐姐打他就跟打狗似的,根本没有抵抗一说。

    宋北云终于坐了起来,盘腿坐在椅子上的,手上捧着酸梅汤问道:”什么情况?”

    “不知谁走漏了风声,说金国的金科状元也在使团之中,这边那帮软脚虾也不知哪来的底气,就给人下了战书,想要与金国使团来一番以文会友。”左芳气呼呼的说道:“这一下子,咱们的计划都得搁置了,过几日可就是太皇太后诞辰了。”

    “不会。”宋北云摆手道:“今日使团才到的对吧?他们下战书是定的什么日子?”

    “明日,这帮酸臭文人,讨人嫌。”

    宋北云笑了起来,他坐在那略微思考了一下,觉得北坡这人还真的是有点能耐的。这什么以文会友说白了就是一场下马威,这算不得正式外交但却也是外交事件,通常情况下官方是不予以干涉的。但能不能不迎战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是外交事件,回避、拒绝都是外交失误,而且可能会因此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被人抓把柄。

    所以只要大宋这边发出了战书,金国使臣就一定要接,不光要接而且要赢,输了就等于是直接翻脸,因为后面不用谈了,而赢了的话才有可能继续谈下去。

    外交的复杂就在这里了,它绝对不是说几句客套话、当几次阴阳人就能是一个好外交家,现在战书已经递了上去,对方必然是要接的,而时间也都定好了,就在那摆开了阵势等着,去还是不去金国使团自行考量。

    “明天在哪?”

    “还能在哪。”

    宋北云拍了拍脑袋:“我知道了。”

    跟左芳聊了一阵子,了解到了其中一些基本的点。大宋这边出场的人员有庐州第一才子、文圣公圣孙、上届状元郎还有一名颇有名气的翰林,剩下的都是些没什么名气的臭鱼烂虾。

    不过都是年轻人,年龄没有超过三十岁的那种,而把年纪压缩在这个阶段也是个阴招,毕竟主场作战在人员的选拔上是有优势的,而这次金国使团中肯定是有名士存在的,但若是他们让一个成名已久的老风骨上阵,那就算赢了也会被人说是胜之不武、以大欺小。

    而三十岁以下能进入这等规模使节团的人不管在哪个国家里都是属于凤毛麟角一般存在的。

    看来北坡那帮人是铁了心要落下金国的威风,甚至广发言论,不惜把事情闹得天大,弄得不论是大宋还是大金都骑虎难下。

    当真的是爱情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北坡因为那微乎其微公主殿下要被和亲的可能,不惜干出这等轰轰烈烈的大事,倒也是让人敬佩的很。

    不过……

    宋北云重新躺平到椅子上:“他们完了。”

    “嗯?”

    听到这等热闹事的左柔比谁都兴奋,而一听宋北云这有气无力的话,立刻就追问了起来:“谁完了?”

    “你男人完了。”

    左柔趁其不备一脚将宋北云踹下了椅子摔了个仰面朝天,等嗷嗷叫的宋北云爬起来的时候,左柔剑眉倒竖指着他:“整日说些不吉利的话。”

    这话里的意思直接把宋北云和左芳都给整蒙了,两人咂摸了好久才意识到了左柔说的这句话里头的味道,宋北云当时也是脑子一糊涂,站起来骂骂咧咧的说道:“你是脑子让驴踢了?我说的是你那个男人。”

    这一下全场的目光都锁在了宋北云身上,就连左柔都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会错了意,宋北云更是扬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大家就当无事发生。”

    宋北云深吸一口气,然后还真的就当无事发生,重新躺回到了椅子上,而左柔脸上暄红一片,却也是不说话了。

    “那个……”左芳吞了口唾沫:“这等僵局,便有我来打破吧,为何完了?”

    宋北云躺在躺椅上:“那帮文人完了。”

    “为何?”

    “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宋北云叹气道:“真的就是一腔热血喷涌而出不管不顾,基本信息都不调查了吗?这次金国使团中有三科状元,其中还有一个被誉为金国至臻的天才,号称金的李太白,七步成诗、斗酒成文不在话下,精通义理、诗文、歌舞、绘画、音乐,关键人家才二十岁。”

    左芳愣了片刻:“天下还有这等人?”

    “天下怎么就不能有这等人?天下大的很,出了什么怪物都不稀奇。”宋北云打了个哈欠:“完了,没救了,等死吧。”

    “那跟你比呢?”巧云依在院中樱树下,唇角含笑。

    “那比我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个工科生跟人比这个,我脑子是有多不好。”宋北云仍然没回头:“不过没事,输了有输了的玩法,让他们输吧。”

    正在他们说话时候,大门突然被一脚踹开:“姐妹们,本宫来……”

    当看到左芳惊恐的表情时,正要豪放一把的金铃儿立刻端正了起来,她娉娉袅袅的走到左芳面前,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这不是小公爷么?”

    “见过公主千岁……”左芳打了个哆嗦:“我先告退了……告退了,打扰了!!!!”

    小公爷像风一样的跑了,金铃儿环顾四下发现无人之后,一屁股坐在宋北云旁边,拍着他的屁股说道:“怎的,又让谁给气着了?”

    宋北云翻转了个身子,不想说话……

    “他怎的了?”金铃儿指着宋北云问左柔:“是不是巧云姐打他了?”

    巧云连连摇头:“谁敢打这宝贝疙瘩。”

    左柔咳嗽了两声:“我且去方便一下。”

    看到左柔不正常的表现,金铃儿眼珠子一转,转手揪住宋北云的耳朵:“你是不是跟那家伙干了什么苟且的事让人给撞见了?”

    “哎呀……”宋北云甩掉她的手:“怎么可能,谁会去和个张飞似的人……俏俏呢?你把我悄悄弄哪去了?”

    “俏俏先行去了一躺布庄,如今这布庄的买卖已经全交由俏俏姐打理了,她可是忙的很。”金铃儿嘟着嘴:“我都来了,你却还是这副样子,是不是不想见着我?”

    “嗨呀……”宋北云用毯子蒙住头:“想……想得都睡不着觉。”

    “他怎的了?”金铃儿起身问巧云:“有些不对劲。”

    巧云摇头道:“公主殿下可是问他自己个吧,干了些傻事说了些傻话。”

    “那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他若是不干这些事哪里还叫宋北云。”金铃儿脱了鞋顺便也将袜子脱了下来扔到了一边:“对了,过来时候,是否听说了个传闻,说是大宋和大金明日要有文斗啊。”

    “嗯,听说了。”宋北云探出头来,然后手一甩就将毯子盖在了金铃儿的腿上:“你又想去看看?”

    “啊……别……”金铃儿惊叫了一声,但看了看不远处已经开始浇花的巧云,便没再说话了,只是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声音也颤抖了起来:“倒是有些想法……不,嗯……不过也说不准,我这次来……来,别动嘛……来是为了给皇祖母贺寿的,明日说不准没空闲。”

    “那就别去了,一群乌合之众。”

    “好了好了……”金铃儿呼吸急促的按着毯子:“别害了……那你觉得哪边能赢?”

    宋北云抽出手,突然坐了起来,突然露出了笑容:“开个盘口去!趁现在还有空,动起来动起来!”

    “嗯?”金铃儿看到他突然躁动起来,连忙拽着他:“你还没答我呢。”

    “看,看那边赚的钱多,赚的多的那边能赢。”

    金铃儿眼珠子一转:“你是说……”

    “我现在出去一趟,等会回来再说。”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