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资讯 > 娱乐 >

换帅后由盈转亏阅文IP化受阻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0-07-22 08:29 浏览:

原标题:换帅后由盈转亏 阅文IP化受阻

  4月底换帅至今,阅文的日子一直不好过。7月20日晚间,阅文发布盈利预警公告,受新丽传媒业绩影响,阅文预计2020年上半年商誉减值20亿-34亿元。与此同时,因合同引发的阅文与作者的拉锯战还在继续。

  这两起事件看似毫无关联,实则都与阅文重视IP孵化脱不开关系。2019年下半年,阅文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反超在线业务,成为阅文最大的营收来源,将资源倾向头部作者,有助于阅文IP孵化、拉动版权运营业绩,不过版权运营下游的影视业务遭遇“黑天鹅”,短期内阅文转型难言乐观。

  新丽传媒成拖累

  “由盈转亏”是阅文公告的关键词。

  根据公告,阅文预计2020年上半年亏损的原因主要系收购的影视制作公司新丽传媒商誉减值,预期减值37亿-47亿元;由于新丽传媒业绩不及预期,新丽传媒管理团队计酬代价预计调减,部分抵消了商誉对阅文业绩的影响,导致净亏损预计减少13亿-17亿元。综合商誉减值和计酬调减,2020年上半年,阅文商誉部分预计亏损20亿-34亿元。

  在公告中,阅文试图从侧面弱化商誉减值带来的影响,称“阅文商誉减值支出不会影响阅文的营运、流动资金等,此外阅文目前日常运营的现金储备也较为充裕,因此计提该减值准备不会影响阅文的可持续经营”。

  通俗来说,商誉减值是指对企业在合并中形成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后,确认相应的减值损失。商誉作为企业的一项资产,是指企业获取正常盈利水平以上收益(即超额收益)的一种能力,是企业未来实现的超额收益的现值。

  凡德投资公司总经理陈尊德进一步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子公司业绩不达预期,可能会导致母公司营收不达预期,母公司可以进行商誉减值处理。一般情况下,处理完会影响母公司利润”。

  公开资料显示,新丽传媒主要从事电视剧、网络剧及电影的制作和发行,是行业头部公司。2018年,阅文全资收购新丽传媒,被收购后,新丽传媒继续负责电视剧、网络剧和电影制作业务,还接触阅文的内容库、作家平台及编辑队伍等资源。

  公开资料显示,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时曾定下业绩对赌,后者需在2018-2020年分别实现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的净利润,但2018年和2019年,新丽传媒均未完成业绩对赌,净利润分别为3.24亿元和5.49亿元,与目标额均存在超1亿元的差距。

  在此次的盈利预警中,阅文集团方面也提到,目前国内影视行业受宏观环境的影响正持续深度调整,全行业备案、开机、上线项目数量下滑,且部分单体项目利润较预期减少,影视行业受到较大冲击,影视制作延期和上映时间待定。面对这些压力,新丽传媒的影视项目整体周期变长、不确定性增加。

  对于影视业务会否影响阅文上半年营收,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阅文相关人士未予回应,仅表示:“以公告为准。”

  合同风波未平

  在阅文的整体布局中,新丽传媒归属于由IP延伸出来的影视业务,阅文的根基还是在线文学。除了新丽传媒的坏消息之外,这块根基业务近期也一直饱受争议。

  自从4月底高管大规模换血后,合同风波的发酵让阅文的在线文学业务始终处在风口浪尖。5月初,阅文作者因合同问题与平台的矛盾爆发,争议集中在著作权条款不合理、平台与作者的合作关系、平台会否推行免费阅读模式等方面。

  经历了“5·5断更节”、恳谈会后,阅文在6月初推出新版合同,调整重点包括:取消原先的单一格式合同,新合同根据不同授权分为“三类四种”,并针对此前旧合同中备受争议的免费/付费模式、著作权等问题进行了修改或删除。

  不过,作者们对新合同态度不一,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却认为换汤不换药。在7月21日阅文预计上半年亏损的新闻下,部分网友仍紧抓合同风波不放,多位前起点(阅文旗下平台)作者向媒体透露,新合同推出后的一个月里,阅文旗下大量中小作者出走,导致中小作者离开的原因是阅文更重视头部作者。

  对于多篇报道中提到的“中小作者出走”,以及作者反映的“阅文更重视IP孵化、将资源倾向于头部作者”情况,阅文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不回复。”

  在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看来,阅文“偏爱”头部作者和大IP在情理之中,但未来可能出现后继乏力的现象,“虽然阅文已经独立上市,但是它和大股东腾讯关系密切,可以说承担了腾讯互娱IP供给的任务,头部作者贡献大IP的几率大。但网文内容一般不会一炮而红,作者和IP的成长都需要时间”。

  IP开发的难题

  原阅文联席CEO吴文辉等核心团队离开后,腾讯互娱团队开始“接管”阅文,新任CEO是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左手握着IP资源,右手则积累了大量运营经验,在这个逻辑下,阅文的版权运营相比在线业务更有想象力。

  在布局版权运营的过程中,基于IP改编影视剧已成为常见的操作方式,因此影视也成为阅文的布局重点,阅文同时多次以出品方的身份出现在影视作品的身后,收购的新丽传媒便是例证。

  这种转变已经直接体现在财报上。根据财报,阅文营收来自在线业务、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其中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主要来自于制作及发行电视剧、网络剧、动画、电影、授权版权改编权、运营自营网络游戏等营收。

  2017年,阅文的收入来源还主要来自于在线业务,同时该业务曾在总营收中占据超八成的比例,随后该公司不断发力版权运营板块,以IP为核心拓展收入,截至2019年,其版权运营收入已增至44.2亿元,超过了在线业务实现的37.1亿元收入。

  现阶段,阅文以IP为核心的开发仍在持续拓展,在阅文的官网上,多个IP开发以及影视业务方面的布局信息也在持续更新中,如联合出品的电影《1921》已正式开机,此外还将IP《全职高手》与美特斯邦威进行跨界营销,推出联名款服饰等。

  不过,从阅文目前的情况来看,一边是预亏的新抓手影视业务;另一边,根基业务也饱受争议,转型的路并不简单。

  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认为,“阅文在线业务势弱,跟免费阅读的冲击有很大关系。但是作为一家成熟的老牌网络文学平台,它不敢轻易地跟进免费模式。且不说会影响业绩,免费模式很难保证内容质量,平台有可能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对阅文版权运营十分不利”。

  至于影视业务,刘大伟表示,“受黑天鹅事件影响,短期内业绩达标有难度,这可能会影响阅文的营收结构,但现在不好判断具体影响会多大”。

  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认为,文创产业是以内容为核心的,从趋势上开发和拓展IP是相关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关键词: 业绩 黑天鹅 商誉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