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资讯 > 娱乐 >

小巨人 | 松立集团刘寒松:一位技术理想主义者的商业突围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1-12-26 00:38 浏览: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万敏 和刘寒松的第一次通话约在了一个工作日的晚上9点半,临近年底,他的工作依然繁忙,时间表要以小时为单位来安排。当然,与七年前企业初创期相比,现在他的忙碌内容发生了一些变化,从忙于产品研发到忙于公司的融资上市计划。对他来说,挑战存在于创业的每一天里,从未停歇。

松立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立集团”)是刘寒松二次创业的作品。2014年,刘寒松带着松立集团从视频安防行业转到智慧停车的赛道上来,由一个依赖进口的系统集成商成为国产化技术“原创”者。从碧海蓝天的青岛出发,松立集团的智慧停车项目不仅“逆袭”北京、上海等高科技公司扎堆的一线城市,也“远征”甘肃、青海等中西部地区。

数字经济浪潮下,技术型企业既迎来了商业价值转化的风口,也对将要去往的未来心怀憧憬与忐忑,支撑着刘寒松一路前行的,既有坚定的技术理想,也有一群因技术理想而汇聚起来的员工伙伴。

技术的“原创”之心

2014年以前,刘寒松从事了十几年的监控安防工作,当时的业务主要是将采购来的主板、视频压缩卡、软件等通过组装和集成形成系统产品,再对外销售。基于对安防的理解,刘寒松渐渐意识到,用视频代替人工是一个好的方向,转型创业的种子开始深深种进他的心中。

90年代到2000年初这个阶段,全球视频安防最主要的几家技术厂商是日本的SONY、松下,韩国的LG、三星和美国的几家企业,核心技术都掌握在这些外资厂商手中,国内产品90%以上依赖进口。做一家集成企业,技术含量不高,产品也难以满足国内企业和场景的一些个性化需求。“缺乏内核的技术,很多创新的想法是无法支撑的。”作为时代的亲历者,刘寒松对技术“卡脖子”的感触尤为深刻,给外资大牌厂商做系统集成,固然能有一份安稳的收入,但打造属于国人的具有完整知识产权的产品,才是技术理想的最高实现。

而自2000年初开始,数字化技术升级扑面而来,视频模拟时代在短短两年间就过渡到了数字时代。在行业变革期,一批中国企业抓住了技术升级的窗口期,在此后的纯数字化时代站稳了脚跟。

刘寒松的转型决定可以说是顺势而为,公司在此前十几年里积累了一定经济基础,让他可以放心地投入到自主知识产权技术产品的研发中,迎接时代的东风徐徐而来。

选择停车场景作为技术落地的商业形态,是因为在2013年左右,国内的路边停车收费普遍还是纯人工的形式,停车难、收费乱是很多大城市的共同痛点,随着物联网、视频技术的发展,将先进的视频技术切入到路边停车场景,市场需求是真实而广阔的。

2013年起,刘寒松开始考虑是否能用视频技术去代替人工收费的模式。2014年,他带领团队从监控安防领域转战跨界智慧停车技术,松立集团正式成立。2015年,公司开始打磨产品,做DEMO(产品小样)版本。2016年,到了产品真正投入市场应用的关口,松立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开门红”。“印象最深的是我们打开市场的第一笔订单。”2015年,慧停车项目首个试点城市选择了济南,在当地引起了广泛好评,也吸引到了关心城市停车难问题的有心人。2016年,北京交通委领导前后三次到松立的济南试点项目实地考察。

之后,在北京路内停车管理项目的公开招标中,刘寒松带着研发团队在北京准备标书材料,“熬了三天两宿”。最终,他们团队从二十多家北京国企和资金雄厚的大型私企中脱颖而出,中标北京城六区约90%的近4000个试点车位。

对做技术出身的企业创始人来说,个人和企业在市场商务端的突破往往是最难的。

“技术进入市场最难的是推销,张不开那嘴。”刘寒松一开始也面临着这种窘境,不知道怎么跟别人沟通才能赢得信赖,他认为这是技术型公司共有的一块短板,因此在日后的企业经营中,他一直持续重视市场团队的力量,加强对外沟通的能力。

北京城六区路内停车项目将技术转化成了实实在在的商业模式,更带来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信心。此后,松立集团的慧停车平台先后落地北京、贵阳、青岛、上海、郑州、兰州、淄博、泉州、惠州等数十座城市,当前运营车场1500多个,管理泊位20多万个,服务用户2000多万。

增厚技术人才土壤

松立集团推出的视频桩产品,攻关侧向视频识别技术难题,在每个停车位斜后方安装设备,能够在车辆进入车位时自动识别车牌号并记录进入和驶离时间,自动结算停车费用,在减少停车收费人工成本的同时,给车主带来便捷、高效的停车体验。这款视频桩产品全球首次将图像视频识别技术引入路内停车场景,引领路内停车行业进入图像视频识别时代。

经过多年探索,目前,松立集团的慧停车城市级静态交通管理平台已经城市道路及商业园区、住宅社区、交通枢纽、写字楼、酒店、商场等路内外停车场景,将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数字孪生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停车场景深度融合,通过智慧停车管理平台、数字孪生平台、星光物联平台、大数据平台与前端智能识别设备、车主APP的数据交互、联动,实现全城“一个平台、一张网、一个APP”的数字化、可视化管理。基于停车大数据的汇总、分析、应用,慧停车可以为政府交通空间规划、动静态交通一体化治理、交警违停治理、城市公共安全提供决策支撑和数据支持。技术的输出离不开人。业内有一种自嘲的说法,“人工智能,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能。”

作为一家技术驱动的互联网科技型企业,松立集团拥有青岛研发中心、济南大数据中心两地150多人的研发团队,其中算法工程师是公司最宝贵也是最稀缺的人才。“如果要我来排序的话,人才的困难是排在资金困难前面的。”刘寒松说。特别是在互联网和图像算法方面,全国的科技企业都在抢人,不说和北上广深比,即使和济南比,青岛地区也缺乏对口高校专业的人才输入。

刘寒松认为,公司紧缺的是图像算法、大数据算法、搜索引擎算法的人才,以图像算法为例,这个专业大部分人才聚集在北上广,其他省份能留下的人才很少。“首先在专业上要符合,算法在数学专业能学到比较多,但是还需要结合计算机专业的课程,而且到企业来之后,还得把理论知识和公司的业务场景结合起来,理论要落地。”

为了留住人才,松立集团做了非常科学的研发中心架构设计,同时重视中台的稳定性,个别人员的变更不会影响到整体研发进度。在硬条件收入方面,松立或许很难比肩北上广的大公司,但在软环境方面,刘寒松和公司给技术人才创造了非常“宜居”的环境,用技术理想作为凝聚力,鼓励研发人员在专业道路上的深挖和探索。“我们公司有个小伙子,以前是搞C++(一种计算机语言)的,现在沉迷在边缘计算,整个人陶醉在里边了,有时候他自己加班到夜里一两点研究这个。”刘寒松说,对有的人来说,能心无旁骛的研究一项技术是一种享受,尤其在周围都是同样的研究氛围下,他会更沉浸在专业探索、相互交流带来的快乐里,这时公司对他来说就不仅仅是一个工作,更是一个有专业养分的土地,专业的发展半径在这里有无限延长的可能性,这可能是技术人才更重视的一种土壤环境。

近年来,刘寒松依然持续关注政府对创业型公司的支撑政策,特别是促进人才洼地情况改善的配套政策,希望政府能加快打造一个数字化人才聚集圈。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