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资讯 > 新闻 >

北漂二十年的底层编剧:电影赚了4000万,心疼60块挂号费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2-05-05 09:40 浏览:

北漂二十年的底层编剧:电影赚了4000万,心疼60块挂号费

影视贫民窟里,那个传说赚了 4000 万的穷编剧

疫情来临前的 2019 年,全国院线电影票房总计 642.66 亿元,网络电影分账榜 TOP10 中,7 部影片票房超 2000 万。这些庞大的数字使许多人认为,影视圈就像一个掘金场,演员、导演、编剧、制片 …… 跟影视沾边的从业者随便一指就能赚个盆满钵满。

做了 10 年编剧的朱丁就被视为这样一位 " 既得利益者 "。尽管这两年行业不景气,他随随便便写的一部剧就杀入了当年网络电影分账榜前三,成为了业内口中 " 赚了 4000 万 " 的朱老师。

但是实际上的他依然只是一个穷北漂,无房无车无保险,看病都心疼 60 块的挂号费。

有赚 4000 万的本事却不能使自己脱离贫困,在影视圈里,或许并不矛盾。

2022 年年关降至,这是朱丁连续在北京度过的第三个春节。疫情成为了部分不想返乡过节的人的借口,这部分人指的是 " 大龄废物 " —— "28 岁以上,没房没车没结婚。" 朱丁憨笑着对这个自己提出的名词下着定义,看起来毫无悔过之意。

我和他约在青年路大悦城顶楼那家咖啡厅。朱丁小心翼翼地挖了一勺巧克力慕斯卷进舌头里,但没有点咖啡," 一会儿回去还要赶个稿子,要规避风险。" 这里的风险指的是 " 偏头痛 ",编剧的职业病,但没人对他负责。

6 年前,他不到 30 岁,出差去另一个城市采访退伍军人,拍摄宣传片。那是个很好的受访者,老人经历颇多但又被岁月打磨得温和,分享欲极强,一顿饭的时间两人就能消灭一包烟。

终于,在采访结束那天,朱丁获得了丰富的写作素材,也收获了偏头痛,平均每月发作一次,视甲方需求的恶心程度区分疼痛等级。

迈入中年之后,偏头痛发作的诱因莫名增多,咖啡也成了万恶之源。朱丁认为这是影视行业对他的间接伤害," 不在咖啡厅、在奶茶店里聊项目,这像话吗?"

正如同此时此刻,北京大街小巷因春节将至而格外冷清,但这家咖啡厅依旧是人声鼎沸。隔壁桌的女孩先是举起手机在落地窗前自拍了一张,然后开始和面前的人吐槽:" 他昨晚发给我的那是什么东西啊?等了他一周的分集大纲写得像屎一样,他也真好意思开口要一集 8 万!"

我和朱丁对对眼神,他努努嘴小声说:" 这一片,除了编剧、导演就是制片人,再边缘的也是个影视自媒体博主。" 没想到,走进这个咖啡厅就是走进 " 影视圈 " 的第一步。

对着眼前装蛋糕的空盘子,朱丁突然回想起这是他来北京的第 20 个年头。他在北京住过 7 套房子,其中有 4 套在常营,朝阳区最东端,再坐两站就是通州," 混得惨点的就住燕郊。"

搞影视就是搞圈子,顺着地铁六号线,我决定和朱丁去电影人圈子——常营看看。

北漂二十年的底层编剧:电影赚了4000万,心疼60块挂号费

朱丁在常营居住的小区

朱丁所在的小区离地铁比较远,房租也相对便宜,5000 块的一居室已经是他能力范围内性价比极高的选择。小区很大,宠物狗含量极高,一路上遇见 5、6 个狗主人都和朱丁打招呼。朱丁说这些都是 " 狗友 ",狗狗们一起玩得好,主人们也就自然成了朋友,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是搞影视的。

圈子总是很小,狗友、编剧、演员,大家被各式头衔包裹,却还是一转头又相见。朱丁给我指了指一个女孩:" 刚才过去的那个边牧主人,她男朋友是个童星,前两天发了合照,我越看她男朋友越眼熟,在豆瓣上一查才知道,他是我第一部电影的主演,当时还是个小男孩。"

虽然同在一个小区,当年的小男孩已经买了房子,而朱丁仍是一个租客。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工作朝不保夕的朱丁还没敢动过买房的念头。

放眼偌大影视圈,没有比 " 编剧 " 更基层、更自由的工作者了——失业是常态,有工作反而是一个意外。

大多数时间,朱丁都在等待身为制片人、导演的朋友介绍项目,在没有任何酬劳的情况下提供几千字剧本思路,然后开始等待项目启动,或者等待项目无疾而终。

朱丁对此的看法是:" 很多制片人并不知道自己期待什么样的作品,判断项目的眼光也并不尖锐。反过来,全都要求编剧具有极高的专业水平,片子赔了全是编剧的锅。"

据朱丁所说,市面上 90% 的编剧都叫 " 定金编剧 " ——靠拿项目总额的 10% 定金活着。

朱丁原本有一个一起创业经营编剧工作室的师弟,2 年只拿到了 4 份定金但没有一个成功项目之后,就去改行写剧本杀了。靠着当时剧本杀的热潮,师弟现在已经在天津买了房。

相比之下,从大学开始写了近 20 年剧本的朱丁依旧可以用 " 贫穷 " 来形容。他最怕生病,由于没有社保和医保,自费挂号要 50-70 块,这对于收入不稳定的朱丁来讲,是一笔舍不得花的钱。

朱丁 16 岁那年就不上学了," 觉得跟那些人在一起学不到什么 "。" 那些人 " 指的是那所二流中学的老师和同学," 其中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已经认识一辈子了 "。

在学校里,他始终是 " 最不受待见 " 的那种小孩,他会在英语课上公然指出老师的语法错误,在老师用蹩脚普通话读课文的时候给老师提意见。这种不圆滑与生硬伴随他直到成年。

在每次参加与制片方的合作会议前,朱丁总会接到合作伙伴的群待办提醒," 不要上来就说别人的剧本 low、项目差!对方是爸爸!爸爸会给钱!"

" 他们明明也知道自己很烂啊,为什么我不能说?我又没说他们不赚钱。" 朱丁不服气。

朱丁创作的剧本曾被递到一个 " 大佬 " 手上,这位制片人 40 出头,已经有了几部分账千万的作品。他看重朱丁写剧本的能力,想把他招入麾下,于是提议让朱丁先帮忙改编眼下一部网络小说的影视剧本,朱丁当即给出了回复:" 那小说写的也太烂了吧,我觉得我们都没有必要在它身上耗费精力。"

对于这种自杀性行为,朱丁毫无知觉。但据在场的合作伙伴转述,他们当时只想夺门而出。事后,大佬当然没有再搭理过他们,而大家也决议朱丁在之后的合作上只负责讲内容," 不能再得罪人了 "。

也算是大佬宽宏大量,没在圈子里写大字报给朱丁 " 使绊子 ",多少让他免于一场来自影视行业的 " 毒打 "。不过要说毒打,朱丁人生第一次挨打也跟影视有关。

那一次,初二的朱丁日夜抱着电脑,在那款名叫《模拟人生》的游戏中,他第一次撰写了自己创建人物的人物小传:" 男,20 岁,英俊潇洒,孔武有力,梦想是成为游戏设计师、导演或者一名将军。" 过分的想象致使朱家当月网费达到了惊人的 600 块,气得朱父抄起了拖鞋。

相关资讯:

类似网站: